2011年11月3日 星期四

井手薰宅

井手薰的住宅位在台北市大正町2丁目52番地,以現在的地址來說,是長安東路一段63號。井手薰生於1879年2月6日,1906年7月畢業於東京帝國大學工科大學建築學科,先在東洋汽船株式會社短暫工作了3個多月,為該會社新打造的2艘輪船天洋丸、地洋丸,設計內部裝飾。1906年12月1日井手薰進入軍隊當了1年的志願兵,兵科為工兵,期滿退伍後,進入辰野金吾與葛西萬司的建築事務所工作2年,再回任陸軍工兵,軍階為少尉。1910年10月7日井手薰來到台灣,任職於台灣總督府土木部,從此就在台灣定居下來。

井手薰於1911年9月1日擔任台灣總督府土木部技師,1914年8月兼任台灣總督府廳舍新營工事主任,1923年10月陞任總督府土木局營繕課長,1929年5月擔任總督官房營繕課長。井手薰與多位建築界人士共同發起成立台灣建築會,並獲推舉擔任首任會長,引領建築實務與學術專業領域結合的研究風氣。井手薰直到1940年7月1日於總督官房營繕課長的職務退休,通算公務年資共29年餘,全部都貢獻在台灣的建築界。1944年5月11日井手薰病逝在台北,身後留下台北公會堂、台北市役所、台灣教育會館、高等法院、建功神社、台北帝國大學校舍、台北高等學校校舍及講堂等知名的建築作品。


▲ 井手薰住宅的正面外觀
 (圖片來源:臺灣建築會誌 第2輯 第3號,1930年)


▲ 井手薰住宅的玄關
 (圖片來源:臺灣建築會誌 第2輯 第3號,1930年)


▲ 井手薰住宅的應接間
 (圖片來源:臺灣建築會誌 第2輯 第3號,1930年)


▲ 井手薰住宅1樓平面圖
 (圖片來源:臺灣建築會誌 第2輯 第3號,1930年)


▲ 井手薰住宅2樓平面圖
 (圖片來源:臺灣建築會誌 第2輯 第3號,1930年)


▲ 1945年美軍拍攝的空照圖,林小昇用紅色畫出井手薰住宅的位置
 (圖片來源:中央研究院地理資訊科學研究專題中心 - 海外歷史圖資徵集與典藏


▲ Google Earth 衛星圖,現在是華一大廈


▲ 原本井手薰住宅的位置就在照片中央的華一大廈


(補充:井手薰的生日和林小昇一樣,都是2月6日,維基百科寫5月6日應有誤。)

11 則留言:

  1. 哇,我一直以為井手薰的舊居是華一大廈旁再過去那一間有停車場的日式海產店哩!

    回覆刪除
  2. 你的網站超棒的。

    回覆刪除
  3. 小昇老大,你知道「千々岩助太郎邸」( http://chijiiwa.kaishao.idv.tw )準確位置在哪裡嗎?我只知是在他上司長官井手薰邸附近。他房子是自己設計,也登上台灣建築會誌(他自己是編輯),就我所知,此房子在1944年千々岩助太郎全家搬到台南後就賣出。
    http://chijiiwa.kaishao.idv.tw/1933-home.jpg
    http://chijiiwa.kaishao.idv.tw/1933-home-plan.jpg
    我曾耳聞是在「二條通」,但尚未查證確認。

    回覆刪除
  4. 大概五六年前,某週刊(四個字)曾獨家揭露,井手薰老家地底下有藏日本時代日軍黃金寶物云云。理由是:1.井手薰是植民政府大官;2.戰後井手薰家人經常神祕來台探視舊居土地房舍。
    這是唬爛的謠言。1.戰後台灣確實是不少傳言說某處有日軍密藏的黃金寶物,也確實有人在招人入股投資挖掘工事,也曾有人向政府合法申請挖掘公有土地(若真的挖到黃金他可以分一部份但也要被政府抽),但至今為止沒有一個人真的挖到了日本人遺留的黃金。2.井手薰是營建工程體系的最大官沒錯但他與日本軍方似乎沒啥關連;3.井手薰在戰爭結束前就過世;4.井手薰沒有親生兒子,但有無血緣關係但有法律親子關係的養子。此養子在1944年井手薰過世時正在「台北高等學校」就讀,他約略與李登輝同期,近年來曾出任日本的「李登輝友の会」的理事或者某支部負責人之類的,但幾年前已過世。
    井手薰後人確實戰後常來台灣,探視舊宅、拜訪老友是人情之常。很多曾在台灣工作、灣生日本人皆如此。這些莫名其妙的謠言應該都是不了解而亂編亂傳的。或者某些人靠著入股招攬挖日軍黃金在台灣各地詐騙。

    回覆刪除
  5. 報告前輩,我查了歷年台灣總督府及所屬官署職員錄,千千岩助太郎的住址於1930年以前是台北市福住町,1931年至1934年是台北市大安町,1935年至1938年是台北市大安十二甲,1939年至1940年是台北市朱厝崙225番地。
    但大安町並不是台北市正式的行政區劃,有可能是大字大安的俗稱,也有可能是筆誤。沒有確切的地址,要找起來難度不小。

    回覆刪除
  6. 小昇老大,沒關係的;我忝為「宇宙千々岩助太郎後援会」總会長(聽起來有點噁的自封頭銜),我都還沒找到他昭和初年台北自己設計的私宅實際位置,我再繼續努力好了。
    是說這類的史料,有時努力找都還找不出頭緒,等到放棄多年後卻會突然出現在眼前。

    回覆刪除
  7. 林先生,非常欽佩您對台灣日治時期歷史建築的深入研究。我很有興趣想要了解關於台北市大正町有關的所有資料,不知道您手邊有沒有? 可否親自拜訪請教?感謝之至。

    回覆刪除
  8. 丁兄您好,我這裡並沒有特別研究台北市大正町的資料耶,不知您是對大正町的哪一方面有興趣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很抱歉隔了這麼久才發現您已經回應我了。我希望了解大正町在轉變為市街地前是什麼? 市地重劃的歷程?有那些重要的建築? 那些名人(包括戰前及戰後)住在大正町什麼地方? 好像有台灣第一家幼稚園? 本來是日本中高階官員的社區如何轉變為商業區?或許您手邊沒有資料,但可否告訴我有那些可能的線索可找到相關資料? 我們正在籌劃一個有關大正町歷史的專集,我的email: urf2010@gmail.com 感恩!

      刪除
  9. 千千岩助太郎住宅在台北市新生南路一段103巷25號,趁還記得的時候寫下來,不然很快就忘記了。

    回覆刪除